<span id="befcaa5847"></span><address id="bfda20833c"><style id="bgfee6c7ac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bl4032dc78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李商隐与牛李党争

          时间:2017-07-26 11:00:29作者:1来源:www.dugoogle.com最纪录:当前位置:度哥 > 历史故事 > 手机阅读

          唐代诗人李商隐(约812或813—约858),字义山,号玉谿生,怀州河内(今河南沁阳)人。李商隐的*生,基本上与长达四十年之久的牛李党争相始终。所谓牛李党争,是指中晚唐时期以牛僧孺、李宗闵为代表的一方,与以李德裕为代表的另一方,两个官僚集团之间的斗争。那么,李商隐有没有介入牛李党争呢?历来说法不一。

          李商隐与牛李党争

          《旧唐书•李商隐传》云:“(李)商隐幼能为文。令狐楚镇河阳,以所业文干之,年才及弱冠。楚以其少俊,深礼之,令与诸子游。”又云:“王茂元镇河阳,辟为掌书记,得侍御史。茂元爱其才,以子妻之。茂元虽读书为儒,然本将家子,李德裕素遇之,时德裕秉政,用为河阳帅。德裕与李宗闵、杨嗣复、令狐楚大相仇怨。商隐既为茂元从事,宗闵党大薄之。时令狐楚已卒,子绚为员外郎,以商隐背恩,尤恶其无行。……令狐绚作相,商隐屡启陈情,绚不之省。”这就是说,李商隐介入了牛李党争,他早年为牛僧孺党重要成员今狐楚所重视,后又为李德裕党成员王茂元所器重,并娶其女为妻。由于李商隐“背恩”,故遭到牛党令狐楚之子令狐绚等诋毁。及令狐绚升任宰相,李商隐虽然不断地向他上书献诗,希望他引荐自己,却终被冷落。著名史学家陈寅恪在《唐代政治史述论稿》中指出,李商隐是先党牛后党李,出入于两党之间。他认为:“李商隐之出自新兴阶级,本应该始终属于牛党,方合当时社会阶级之道德。乃忽结婚李党之王氏,以图仕进。不仅牛党目以放利背恩,恐李党亦鄙其轻薄无操。斯义山所以虽釆负绝代之才,复经出入李牛之党,而终于锦瑟年华惘然梦觉者欤!”

          然而,清代学者徐湛园持异义,说“唐之朋党,二李为大,牛僧孺为李宗闵之党魁,故又曰牛李。杨嗣复、李宗闵、令狐楚与李德裕大相仇怨。义山为楚门下上,是始乎党牛之党者也……徐州归后,复以文章干编,乃补太学博士,是终乎党牛之党矣。”(见冯浩《玉谿生诗集笺注•附录三》)这是认为,李商隐属于牛党。

          另一位学者朱鹤龄则在《笺注李义山诗集序》中,首肯“赞皇(李德裕曾封赞皇县伯)之党”理直,认为李商隐就王茂元等,“未必非择木之智”。张采田《玉裕生年谱会笺》进一步指出:“要之,以党论,义山与其谓之牛党,无宁谓之李党。朱氏(鹤龄)所谓李党者,据其迹也;余

          之所谓李党者,原其心也。”此说也以李商隐属李党。

          当代一些学者经过研究,在撰文和著书中再出新解,认为.《旧唐书•李商隐传》的记载不可信,李商隐与牛李党争其实并无关系,他既不属于牛党,也不属于李党。归纳主要理由是:一,李商隐与令狐楚是师生关系,谈不上党属。此后,李商隐与令狐绚的隔阂,主要是他们的地位、政见及性格截然不同造成的。李商隐对令狐绚由最初的怀抱希望.到后来的失望,产生隔阂,终至于绝交,是十分自然的事,应与党派纷争无关。

          二,李商隐是一位见识超迈的人,无论是对牛党,还是对李党,都不曾有过什么狼狈的结纳现象。李商隐交游很广,却从不问对方的党属,他的作品既有酬赠牛党人士的,也有酬赠李党人士的,绝对没有视自己为牛党或李党。

          三,考察王茂元的社会交往,尤其是他与李德裕的关系,可知他并不是李党成员。因此,李商隐赴王茂元泾原幕,并娶其女为妻,都是无可非议的,谈不上去中就李。李商隐的原始动机或许是为了仕进,主观上并不认为会冒犯牛党,客观上却触怒了牛党成员,遭到令狐绚的排斥和打击,以致潦倒终生,这是封建统治阶级中一个下层官吏和沉沦人物的悲剧。

          历史故事本月排行

          历史故事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