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fx5zd"><listing id="fx5zd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fx5zd"><nobr id="fx5zd"><nobr id="fx5zd"></nobr></nobr></form>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    <form id="fx5zd"></form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x5zd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x5zd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x5zd"><nobr id="fx5zd"><menuitem id="fx5zd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x5zd"><nobr id="fx5zd"><nobr id="fx5zd"></nob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激情午夜福利,亚洲日本中文字幕,亚洲国产AV天堂,色综合视频 美能源部長暗示放松原油出口限制
                  企業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熱點關注
                  人文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員工風采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“無話可說”的年會
                  www.kolomrumah.com     發布時間:2009-11-11 08:33    欄目類別:人文閱讀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11月份之后,中國的商業界就進入到了“年會高峰期”。到處都是頒獎晚會、年度評選和論壇,稍稍有點名氣的企業家都成了炙手可熱的嘉賓邀約對象,對這些人來說,時間是最大的成本,每個人都在盤算,我為什么要去,去了能得到些什么,然后,我該講些什么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現在的中國企業家都是一頂一的“脫口秀專家”,個個都比巴菲特或比爾.蓋茨會說。不過,在不久前,我還是碰到一位重量級的企業家——他具體有多重,我不能說,至少他寫的書你在機場書店能找得到,他突然問我,我該在今年的年會上講些什么呢?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講對國際經濟形勢的看法?太遠。講對中國經濟形勢的看法?要么不敢講,要么講不清。講對自己行業和企業的看法?好象也沒有什么可以講。那么講什么呢?講今天的天氣不錯嗎?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這位企業家朋友頗有點文才,他為我簡單概括了這些年開年會的心情變化。他說,六七年前意氣風發講天下事,四五年前小心翼翼講國家事,二三年前有搭沒搭講企業事,今年,什么事也沒得講,也不知怎么講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六七年前,應該是2001年到2003年前后吧,那也是商業論壇剛剛勃興的時候,中國加入了WTO,一切都好象日新月異的樣子,于是,企業家們聚在一起就特別新鮮,特別有話說,也特別敢說話,回頭翻翻那時候的報紙,滿紙的鮮衣怒馬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四五年前,應該是2004年之后吧,隨著新一輪的宏觀調控降臨,國有資本在重化、鋼鐵、石油、電訊等領域取得了決定性的壟斷地位,對于民營業者來說,靠產業擴張進入世界500強的夢想就此斷絕。我記得是在2006年的開春,萬通的馮侖發表了一篇文字,他說,“民營資本從來都是國有資本的附屬或補充,因此,最好的自保之道是遠離國有資本的壟斷領域,偏安一隅,做點小買賣,積極行善,修路架橋……”好了,一個只甘心于做點小買賣的階層,你還能指望他說多大的事情呢?天下是沒得談了,于是就談談國內市場的競爭和戰略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二三年前,應該是2007年左右吧,新一輪的通貨膨脹開始了,接著是又一次嚴酷的宏觀調控,用阿里巴巴的馬云話說,冬天到了,他的話音未落,華爾街也突然降了雪災,于是,如何細算成本、加強內部管理等等,成了企業家們可以聊聊的話題,這時候,已經從“逐天下”變成了“活日子”,從楚漢爭霸成了“士兵突擊”,格局小的不是一點點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那么,到2009年底,可以說點什么呢?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天下的事,譬如金融危機,我們看都看不懂,甚至因為中國的金融體系是一個“孤島”,從來就沒有發生過危機,所以說了也是白費口水。國內的事,能賺錢的地方都圍上了“鐵絲網”,宏觀政策也輪不到企業家去指點,或者說多了絕對沒有“好處”,所以,也沒得說。那么說說企業的事吧,可是實在也找不到開場白,因為現在的機會都在廠門外,危機也在廠門外,僅僅說精細化管理、ERP戰略,聽的人實在不多,自己也說得沒有新鮮感了。好吧,最后就只能講一點成功之道,怎么勵志怎么來,不過想想,唐駿和李開復那樣的功夫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煉成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所以,今年的各路年會看來都不太好開,來的人不知道為什么要來,來了以后,也不知道講點什么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寫這樣的專欄,我心里其實很難過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記得前些天在上海做波士堂的嘉賓,來的是中坤集團的黃怒波,一米八幾的個兒,就是愛爬山,不久前剛剛爬了一座山峰,死了一個山友,自己也差點丟了半條命。我說,全世界各國的企業家群體中,最愛爬山的一族就是中國的企業家,那是多危險的事情,企業家是一種稀缺資源,在歐美國家,董事會里的兩個董事是不能坐同一架飛機的,怕掉下來就麻煩了,我們倒好,整隊整隊的去爬珠峰,象是一群敢死隊。黃怒波當然不同意我的看法。節目下來后,我細想,為什么企業家那么喜歡爬山,動不動就把自己的生命往死里整?其實,潛意識里有一條,是郁悶,是悲憤,是荷爾蒙太旺盛了,實在被擠兌得沒地方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這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景象:一個商業社會中,最懂得投入產出比、用列寧的話說最具有“軟弱性”的一個階層,也相繼加入了憤青俱樂部。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開會那點事,去不去,說點什么,一個小小的縮影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 注: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(來源:英國《金融時報》中文網專欄作家 吳曉波 2009-11-10)

                  | 國家發改委 | 國家科技部 | 國家知識產權局 | 陜西煤業化工集團 | 中國神華集團 | 中國大唐集團 | 中煤集團 | 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| 中國煤化網 | 人民網能源頻道 | 國家煤化工網 | 中國能源網 | 中國煤化工網 | 中國化工報 | 中國經濟導報 | 科學網-科學時報電子刊 | 遼寧石油化工網 | 陜西煤化工技術工程中心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Copyright  新興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遼ICP備14003651號-1
                  公司總部:西安市高新區錦業路綠地領海A幢12504室 電話:029-68902923  傳真:029-68902922
                  大連公司地址:大連市高新園區黃浦路909C 電話:0411-86649777 傳真:0411-86649885